二月宅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

本章主要以剧里的人物对话为主。

第十一章

振武烦躁的喝了一口水,才发现水早已被他喝光了,挫败的放下杯子,“他是不是讨厌我了?”看着不知在想什么的夏宇豪问。

“谁?”

“我弟啊。”

“哈?”

“他嫌我烦我不懂,以前明明很黏我,现在却加入他最讨厌的排球队,我觉得很奇怪。”

“怎么会很奇怪,你怎么不去问他?”

“问他?可是我还没有做好问他的心理准备。万一。。。”万一他真的讨厌我了怎么办?

“他是你弟唉,你就直接问他。”

振武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,其实他本身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,相反从小因为父母的原因处事很果决,只不过这次是振文的事,振文不一样,振武不敢轻易去问。

这天下课,振文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振武准备去食堂买点零食,不然下午振文会饿。看到一个女生拿了很多东西,上前帮忙才发现,最近这个女生经常在偷偷的看振文。

“谢谢你帮我帮搬东西,你人真好。”女生开心的说。

“应该的,这些本来就应该由男生来搬。”

“你很体贴唉。”听到女生夸自己,振武腼腆的笑了。

“对了,你跟王振文都在排球队,平时练习的时候辛苦吗?”

“还好吧。”

“那。。我可以去看看吗?”

“当然,如果你有空的话当然没问题。”听到这话,女孩似乎很兴奋。

振武不知道,他俩这一路走来,他的后背都快被一个人盯出洞来了。下课后,振文赶紧溜出了班,结果回去的路上就看见振武和一个女生走在一起有说有笑,顿时心中一阵不爽,不自觉的跟着他们往前走,却被夏宇豪和邱子轩打断了。

“唉,你在干嘛,你该不会和你哥喜欢上同一个女生吧!”

“谁会喜欢她啊。”振文没好气的说。

“不然你跟着他们干嘛,还有最近你对你哥都摆着一张臭脸,不会兄弟变情敌吧!”

“要是情敌也是那个女的。”不自觉的脱口而出,说完之后振文就后悔了。

“女的?”邱子轩一下子抓住了重点。

振文懊恼的摸了摸头。最后被两人拉上了天台,要求是好兄弟就说清楚。 

“你们到底是怎样?”夏宇豪刨根问底。

“我知道我自己这样很奇怪,但是我喜欢的是振武,国三的时候,我就发现自己喜欢他,还。。。”

“还怎样?”

“还梦见自己亲他,然后。。”

“可是他是你哥唉。”邱子轩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“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,是我爸跟他妈结婚我们才变兄弟的啊。”

“这件事千万不能被小小知道。”邱子轩突然想起球队的腐女。

“小小学姐知道会怎么样?”

“你和振武会变成漫画封面。”夏宇豪补充道。

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”振文无奈的笑了一下,“他都有女朋友了,我能避就避啊。谁知道他跟的更紧。我会进排球队,也是想说,说不定他会跟以前一样,只顾着练球不理我。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振武是弟控。”夏宇豪忍不住说。

“弟控才怪,那是因为他觉得他欠我,必须对我好。”

“欠你什么?”

“国一的时候,我们住在一起,感情不错,我也很高兴自己有个哥哥,每天一起上下学。有一次我跟他吵架,他把我丢下跑去练排球,结果我就被绑架了,还受伤。”说着振文拨开自己的头发,露出一条长长的疤痕。

“唉,发生这种事情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啊。”

“笑出来代表我已经走出来啦,他一直觉得是他的错,后来对我特别好,甚至丢下他最喜欢的排球,每天跟在我身边。要是没有发现我喜欢他就好了,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。”振文说完,终于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,那压抑的哭声让在场的两人也难受起来,不知道该如何安慰。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

第十章

又一次排球队训练,陈家均因为不爽夏宇豪的加入,总是再找他麻烦,几次之后,夏宇豪终于忍不住摔了球,“你刚刚是故意的。” 

“对,我就是故意的,怎样?我是不爽你一颗老鼠矢屎破坏我们球队啦。”

“我帮你揍他。”振文上前想替夏宇豪揍陈家均。

“不要惹事。”振武拉开了振文。 

双方正剑拔弩张时,邱子轩来了,带走了夏宇豪。

下午练球,振文就在排球馆门口看夏宇豪训练,别人看在眼里都说他俩感情真好,其实只有振文知道其实他是在躲振武。

电话铃响了,是振武,又一次拒接振武给他打的电话,再抬头时,正看到那个邱子轩在为夏宇豪看眼睛,两人靠的很近,在外人看来很暧昧的距离,两人却很自然,看来不用担心夏宇豪被球队的人欺负了。

振文转身走了,还是去班里看看振武走了没有,他可不想再听到振武的连环call了。

这几天,夏宇豪天天跑去练排球,从一个叛逆少年变成了热血排少。振文也不粘着振武了,对他很冷淡,可振武什么都没说,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。

振文借口给夏宇豪送书,去了排球馆,振武也跟着去了,刚到门口,就听到陈家均讽刺的声音,不过这次邱子轩也在场。

振文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,也许这样振武就不会跟着他了,而且当初是因为他振武才放弃了最爱的排球,这次就当补偿好啦。

“哇,夏宇豪,认识你这么久从来没见到过你被欺负,好神奇哦。”

“你们。。。”夏宇豪没想到他们会来。

“经理,队长,我要入队。”振文一脸正经的对着邱子轩说。

“入队?”夏宇豪有点吃惊。

“保护你啊。”

排球队长在一瞬间的惊讶之后,立刻反应过来,笑容可掬的过来和振文握手,“欢迎欢迎。”而邱子轩则一脸“你们胡闹”的表情。

最后振文振武都加入了球队。

回家路上,振武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,“哎!你不喜欢运动,为什么加入球队?”

“挺兄弟啊。”

“兄弟?”你的兄弟不是我吗?

“宇豪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“我很认真问,你不要开玩笑。”

“好,不开玩笑。因为我觉得烦了。”

“烦什么?”

“你啊。”声音从嘴里说出来,带着些许苦涩。

振武有些呆住了,默默地看着弟弟越走越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再婚兄弟cp?”小小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兴奋。

“不要闹了,小小!”邱子轩及时阻止了小小的脑洞。

“学长,这是你要的训练记录表。”振文把做了一晚上的记录表递给邱子轩。以前他替振武做过,所以他很熟悉。

“写的很清楚唉,决定了,下一任经理接班人就是你啦。”小小一脸太好了的表情。

不过振武的眼睛一直没从振文的身上移开,两人一定有基情。小小心想,可不要小看我的腐女魂哦。

排球训练完后,振武换好衣服,看到振文没有要走的意思,“等一下一起回去。”

“小小学姐让我整理资料。”振文拒绝了。

“那我等你。”以为振文没听清,振武俯下&身体,搂住振文的肩膀,在振文耳边说。

“她约我一起吃晚饭。”振文躲开了触碰。

“所以你喜欢小小。”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振文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我的傻哥哥,我一直喜欢的是你。

振武还想问,却被刚进来的排球队球员打断了,陈家均走到振武面前,“原来你是安南的张力勤唉,怎么改名字了?”

“我妈再婚。”看了振文一眼,振武耐着性子回答。

“那改名就好啦,干嘛连姓都改?对不对,弟弟?”

“谁知道他在想什么?”见问到自己,振文不耐烦的说。

“可是你不是应该高三吗,怎么才高二,你晚读哦。”似乎没有察觉到兄弟两个人之间的诡异气氛,神经大条的陈家均拦住振武问个不停。

等振武好不容易摆脱陈家均去找弟弟时,振文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(九)

第九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哎,你真的要进球队哦。”

     “何中中拿成绩压我。”

       三人并肩在路上走着,这时一个巧克力派伸到了振文面前,“哎,拿去吃。”

      “一会儿要吃饭了。”振文拒绝了振武。是因为昨天在这个时候我喊饿吗?振文心想。

       夏宇豪伸手夺过了巧克力派,及时化解了尴尬。

     “夏宇豪,你还记得我吗?”清脆的女声响起,一个萌妹子出现在了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  “你谁啊?”夏宇豪的表情证明他已经忘了眼前的这个女孩,振文还记得这是那天晚上他们救下的女学生。

       女孩儿很开朗大方,请他们吃饭表示感谢,应该是看上了夏宇豪。

      餐桌上,女孩儿一直不停的在找话题,夏宇豪敷衍了几句就想离开,这时,振文一把拉住了夏宇豪,一脸看戏的表情,“哎,让人家把话说完嘛? ”

   “我的朋友不多。”女孩儿一脸失落的表情。

   “正妹怎么会没朋友?你有什么问题啊?毒舌、八卦、抢别人男朋友。”振文有时也很毒舌。

     这话说的有点儿狠。女孩儿一脸委屈的否认。

    “白痴哦。”夏宇豪连忙止住了振文的话,“这家伙脑袋和别人长的不一样,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 “你怎么知道我脑袋长得和别人不一样?”振文一脸戏谑。

   “不要乱说话,”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振武捂住了正文的嘴。振文一瞬间心跳加速,连忙甩开了振武。

      哥哥,儿时的伤我已经完全好,你不需在意,更不希望你为了伤而对我好。

      这天下课,振文飞快的离开,不想和振武一起回家,结果在楼梯上碰到了排球队的经理,那个邱子轩。

      邱子轩拦住他,“唉,学弟,你知道夏宇豪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  “那种地方你们好学生平时不敢去啦!”振文烦躁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唉,你要我请中中老师来问吗?”

       刚想拒绝,振武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,他挡在振文面前,“怎么了嘛?”

      振文突然一阵憋闷,“走,我带你去。”说着带着邱子轩远离了振武。

      振武现在楼梯上,突然感觉以前粘着他的弟弟突然变了。 

      “唉,到了没啊!”走了很久,邱子轩有点着急。 

      “就在这附近啦!”振文动了动肩,把邱子轩搭在他肩上的手移开,除了振武,他不习惯任何人碰他。

       “就那间X Club,我要走了!”天下着雨,还是早点回去吧,不然振武会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 振文快步往家走,在离家最近的那个路口,远远的看到振武打着伞站在那儿,看到他,振武飞快的跑了过去,把伞举到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  “哥,你等了多久?”

      “没多久,等了一会儿,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哥,你当我没看到你冻得发青的手和泛白的脸么?振文心中一片酸楚,可是我还是要远离你。

【中元节贺文】饺子(白宇×朱一龙)

私设:两人已经结婚好几年,已经是老夫夫了,
        人设有点崩
        圈地自萌,请勿上升真人
        今天中元节,家里传统吃饺子,突然想到的段子

     白宇一回家,就闻到了饭的香气,“龙哥,你在做什么?”
 
   “饺子,今天过节。”

     过节?白宇在脑中飞快的思索着,结婚纪念日? 不对不对,他们刚刚过完。  过年?更不对。

     白宇想了半天,哈哈一笑说,“龙哥,能给个提示吗?”

    “今天是中元节,吃饺子。”

       中元节? 白宇拿出手机 ,用打游戏的手速飞快的问了百度,“龙哥,今天是鬼节啊!”

     “嗯,所以叫你回来吃饺子。”

     “你这一个电话我可是急忙往回赶,连杀青宴我都跟导演请假了。”

     “因为想你了啊 。”难得朱一龙主动,白宇震惊的不知道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  确实,他们很久都没见了,结婚后,两人忙着各自拍戏,一年见面的时间也屈指可数,昨天白宇刚刚从西北拍完戏回来,而朱一龙目前最近正在休假中。

      朱一龙看着白宇震惊的表情,低了低头,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,再抬头时,已经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,“快吃饭吧,饺子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 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,白宇走到厨房门口,看着朱一龙带着围裙正在盛刚出锅的饺子,心突然动了一下,不是没有看过龙哥下厨的样子,可是每次看,都会心动,这几年两人虽然聚少离多,但对龙哥的喜欢却一分没有减少,反而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  白宇吹了声口哨,等朱一龙转头看他,“美人儿,给大爷笑一个呗。”

     “你走开。”软软的,略带笑意的声音从朱一龙嘴里发出,带着别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 白宇坐了八个小时的飞机,基本上什么也没吃,早就饿了,二话不说,落坐开吃,完全不顾自己是个公众人物的形象,反正他的龙哥是不会嫌弃他的。

      好烫。白宇刚入嘴的饺子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  “慢点吃,又没人抢你的。”一杯温水,贴心的送到眼前。

      “舌头烫到了,要龙哥亲亲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  朱一龙早已经习惯了白宇的不正经,这句话直接被无视了。

      酒足饭饱,白宇想要起身收拾餐具,被朱一龙又按回了椅子,理由是刚回来要充分休息,白宇确实很累,就没拒绝,满足的摸着自己吃的圆滚滚的肚子,看着朱一龙在清洗盘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 “龙哥,你说你怎么这么贤惠呢?”

     “请注意用词,不要把贤惠用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 “龙哥”

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 “龙哥,龙哥”

     “干嘛”

     “龙哥,没事,就是想叫叫你。”

      。。。

      身后没有了声音,朱一龙转头一看,白宇已经睡着了,头一点一点的,睡着时的白宇很安静,完全没有醒时的跳脱。

      又瘦了,早就知道这人不会照顾自己,朱一龙心疼的皱皱眉。

      “小白,去床上睡吧!”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嘴里无意识的应答着,身体却不见行动。朱一龙叹了口气,认命的把人抗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 等白宇醒来时,已经在床上了,身上换了睡衣,身旁的人正在读剧本,灯光调的很暗,好像生怕打扰了枕边人休息。

    “龙哥,几点了 ?”

    “十一点了,再睡会吧,你才睡了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 “我是怎么到床上的?”

    “你猜呢?”

    “不会是龙哥你把我抱上去的?我可没忘了龙哥你的西装举铁”

    “都那么久的事了,你怎么还记得”

    “龙哥的事情我都记得,怎么样,厉害吧!”

      朱一龙转头看白宇,难得白宇的神情专注而热烈,一时有点愣住,仿佛要被白宇眼里的漩涡卷进去。

      倒是白宇先转移了视线,“龙哥,今天鬼节,你说能不能看到百鬼夜行?"
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要不你看看?”

      两人一起走到窗边看向窗外,当然什么也没看到,只有夜晚城市辉煌的夜景。

      白宇悄悄握住朱一龙的手,“龙哥,如果你变成鬼,我一定会看见。”

      朱一龙反手握住了白宇的,“如果你变成鬼,我会陪你一起成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完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(八)

      已经过了很久了呢,这对cp的热度也已经下去了吧,不过自己挖的坑还是要负责填完的,能坚持现在还看的,都是真爱。

第八章

   “哥,这么晚还没睡?”

   “在等你呀。”

   “等我?”振文一脸疑惑走向振武,没想到振武握住振文的手把他拉到身边。

   “你身上好香。”振武说着一把抱住振文,鼻子在他脖子后面拱啊拱,振文的脸蹭的红了,“哥,你干嘛啦,好痒啊。”振文说着扭了扭身体,忽然感觉到身后的呼吸突然粗重了些。

    “哥,你怎么了,生病了吗?”还没等转身,一股力量把他摔到床上,振文的整个脸埋到了被子里,身体被翻转了过来,振武的唇就这样压了下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振文,起床了,要迟到了啦。”

      振文猛的睁开眼睛,松了一口气,原来又是在做梦,自从明白了对哥哥的感情后,对振武的喜欢越来越多,做这种梦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感觉要藏不住了,藏不住心底偷偷的喜欢,振武如果知道了应该会很惊讶很恶心吧。

    振文叹了口气,开始快速穿衣服,动作慢了肯定又要被振武念。

    去学校后才知道那天晚上宇豪打架的事情已经有人告诉了主任,主任非常生气,开除了宇豪,今天宇豪的妈妈来学校给他办理退学和转学手续。

     想到宇豪打架也有自己的份,心里有点愧疚,本想回去求老爸帮忙的,后来一想这可能是离开振武的好机会,也许不在一个学校以后感情就慢慢变淡了。

     振文说服了老爸,和宇豪一起转到了志弘中学,本想说这样可以离振武远一些,没想到振武不但跟着一起来到了志弘,还降级和他分到了一个班,振文懊恼的抓了抓头,真是头疼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们刚刚转学的第一天,宇豪就惹恼了志弘的教导主任,被罚扎马步,“我不管你在之前的学校怎么样,但你已经来到志弘就给我安分一点,你们两个也是一样,自爱一点。”

     没想到主任突然把矛头指向他俩,振文赶紧从坐着的窗台上下来,和振武一起乖乖站好,他可不想和宇豪一样被罚蹲马步。

     宇豪还是趁教导主任不注意的时候跑了,主任去追宇豪,留下了他们两个,“一起回家吧。”振武对振文说,最近弟弟对他的态度很奇怪,从转学没对他商量开始。

    回家的路上振文一言不发,这也很奇怪,以前的弟弟话比较多,振武想了想,挑了一个话题,“振文,你为什么转学?”

     “挺兄弟啊!”

     “可是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 “不用商量了啦,我有我的决定。倒是你,转学和降级我事先也都不知道,我们扯平。”

    “振文,这是两码事,降级很好啊,这样方便我照顾你。”

    “不用了啦,我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 “哎呀,别问了,有点烦唉。”振文说着快步往前走,振武只好把要说的话咽进了肚子。

     最近排球社的人千方百计的想让宇豪入队,特别是他们的队长,几乎天天缠着宇豪不放,像个神经病一样,不过振文对那个经理印象最深,深沉冷静的样子,好像猜不透他心里在什么,让人看上去很不爽,拽什么拽啊,不过他也没有忘记高中联赛时他们的实力,一大半要归功于这个邱子轩。

       宇豪被排球队长缠的没办法,下午去排球馆和他们说清楚,不管怎样都不会参加的,振文怕兄弟被人欺负所以也去了,振武当然也跟着弟弟一起。

      “是连猪都会,可猪不懂规则。”邱子轩一句话成功引发了夏宇豪的怒火,最后是夏宇豪完败。果然没看错,这个邱子轩不简单。排球队里陈家均性格火爆,振文要和他呛时,被振武不着痕迹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   振武,你的这种保护我真的不需要,你会让我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 

   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(七)

第七章

      回家才知道养的玄鸡被老妈不小心弄飞了 找了好几天没找到 伤心中。。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高中排球联赛安南没进前八强,不过基本所有球队都记住了安南的主攻手,在劣势的情况下,凭一人之力,拉平了比分,虽然最后还是输了。

      当然被记住的还有志弘的贺承恩和邱子轩,他们进入了前八强,要不是邱子轩最后受伤,他们有可能进入四强,甚至问鼎冠军。

     振文也考进了安南,入学第一天他认识了同班的夏宇豪,从此二人组变成了三人组,不过一般都是张力勤在旁边看着他俩闹,夏雨豪负责出鬼点子,振文一脸兴奋的跟着夏雨豪,张力勤一脸无奈和宠溺的负责收拾弟弟的烂摊子。
 
     “振文,高二那个张力勤有和你很熟哦,看他天天来找你。”说话的是振文同班同学张宥珉,因为他喜欢的女生喜欢王振文,所以总是看振文不顺眼。

    “他是我哥。”

   “你哥?不可能吧,你们名字和姓都不一样哎!而且他功课那么好,打球那么厉害,和你一点都不像。你们两个该不会是恶心的同吧!”

   “你想打架是不是?”振文火爆的揪起男生的衣领,抡起了拳头。

    “振文,怎么了?不要打架。”一只手抓住了振文的手腕,张力勤来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 “他在挑事情,说我们不是兄弟,还说了难听的话,你不要拦我,让我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们哪里像兄弟了,名字都不一样。”被抓住衣领的小个子同学还在嚷嚷着,张力勤转头看了他一眼,小个子立马就被吓住了,好可怕的眼神,是谁说张力勤是个暖男的。

     “我们当然是兄弟了,从现在起我叫王振武,听清楚了吗?”难得严厉的声音想起,王振文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 “哇,振文,你哥刚才超屌的。”直到夏宇豪的声音在耳边想起,振文才回过神来,哥,真的不需要你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所有人都知道了高二张力勤是王振文的哥哥,并且已经改名为王振武。来找振文的女生突然多了起来,全是让他转送给振武的礼物,没想到他这么受欢迎。

     “宇豪,今天我们去打电动吧。”

     “今天你哥不来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 “他被老师叫去帮忙了,所以才有机会去玩呐。”

     “你真是被你哥管的太紧了,走,今天我一定杀你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   等他俩从电玩城里出来已经很晚了,“今天真是太过瘾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下次我一定赢回来。”夏宇豪有点郁闷,每次打电动都输给振文。

     “下次也不一定哦,唉,快看那是在干什么!”远处的巷子里,有几个一看就是不良高中生正在对一个女生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 “走,我们快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我过去看一下好了,你还是算了,如果你受伤,我又要被你哥念,正好我也想活动一下手脚。”

       夏宇豪和那几个人打了起来,振文并不是很担心,夏宇豪的实力他还是清楚的,很快那几个人就被打跑了,夏宇豪有点挂彩,他要回去处理一下,不然被老妈看出来就遭了,他向振文打了个招呼就走了,最后振文送那个女孩回的家,原来是北江高中的,欺负她的也是江北的不良少年。

      回家后,发现他哥在看电视,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睡。”振文有点心虚的问。

    “我在等你,为什么这么晚回家,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 

    “也没什么事啦,就是半路看到有个女生被同校的男生欺负,顺便救一救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什么?你没有受伤吧!”

      “没有啦,架是宇豪打的。”看到振武瞬间紧张起来的表情,振文连忙说。

      哥,如果你对我的关心不是处于愧疚就好了。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(六)

第六章

   “力勤,为什么要退队?”

   “最近要段考了,所以。。。”

   “借口唉,每次月榜第一不是你哦。”

   “突然没兴趣了,而且我要照顾弟弟。”
 
   “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,你简直是弟控。”

   “振文的伤还没有全好,需要人照顾。”

   “我看他现在已经能跑能跳了,完全没问题啊,不过算了啦,弟控,如果你哪天改主意了,排球队随时欢迎你哦!”

   “谢谢你队长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振文,回家了。” 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,已经过去一年多了,张力勤天天和弟弟一起上下学,从未间断,已经养成了习惯。

   “哥,真的不用每天这样啦,你已经快要高考了,不需要等我啦,这样你的时间都浪费掉了。”

   “没关系啦,功课我已经都会了,倒是你,最近有没有认真复习?你也要期末考了吧!”

   “有啦,有啦,不用担心,对了,哥,你要考哪所学校?”

   “安南吧!离家近一些。”

   “安南啊,听说很难考的,我想和哥一起,可是我这个成绩很难上安南。”

    “没关系啦,你还有一年,肯定没问题,而且你还有我!”

      “嗯,国三我一定好好努力,争取和哥考上一样的高中。”

     可是当国三的时候振文发现他对张力勤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,那是他刚刚做的一个梦,梦里他把哥哥压在床上,擒住了他的嘴唇,哥哥的嘴唇很软很甜,所以他忍不住想要吻的更深,还好闹钟及时打断了他,清醒之后内裤湿了一片,他把内裤扔进了垃圾桶,并第一次主动倒了垃圾,要知道平时倒垃圾都是张力勤负责的。

     那天上学时,张力勤也发现平时很粘他的弟弟突然变了,对他躲躲闪闪,正当他要问清楚时,岔路口到了,振文这次居然没让他送就慌慌张张的跑了,因为现在他在安南读高一,振文还是在国中读国三,每次都由他送振文去学校,然后张力勤再独自去安南。

      算了,还是等放学再问清楚吧。放学时,排球队队长找到他,让他参加高中排球联赛,因为原来要参加的主攻手腿受伤,临时又找不到人,队长就想到了他。现在安南的排球队长就是原来张力勤国中时的队长,他知道张力勤的实力,所以想找他帮忙。

      张力勤推辞不掉,勉强答应了,这样一直到比赛结束,就不能和振文一起回家了。看看表,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,振文肯定等急了,张力勤急忙跑去接弟弟,远远看见学校大门口,振文正在门口百无聊赖的踢路边的小石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啦?”张力勤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很久没到,猜到你一定有事情,所以就来找你啦。”振文的态度和以前一样,好像早晨对他奇怪的举动没有发生一样,所以张力勤也没问。其实,王振文想了一天,他决定永远也不让张力勤知道他喜欢他,所以最好就是保持现状。

     哥,其实我更想叫你张力勤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,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在偷偷的喜欢着你。

【文武cp】我们不要当兄弟好吗?(五)

第五章

      振文醒来的时候头很痛,而且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把椅子上,房间里光线很暗,很安静,好像没什么人,这是被绑架了吗?他只记得他在黑暗中奔跑,头突然被人重重打了一下,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  门外出现了声响,他马上闭上眼睛装做还没醒,耳朵专心听着,应该是进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“这小子怎么还没醒?”

   “用水泼醒吧。”

   “不用,等老板电话吧!”

   “我们要等多久?”

   “不知道,这小子也是倒霉,谁让他爸抢了老板的地,老板说看他爸的态度怎样,不行就撕票。”

   “他爸就他一个儿子,用地换应该不吃亏吧。”

   “听说他还有个哥哥,不过不是王国泰亲生的。”

   “早知道把那个也抓来了。”

   “不用,一个亲生的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爸爸的竞争对手,还好被抓的不是你,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张力勤跑遍了所有振文可能去的地方,几乎问遍了所有路边的摊主,都没有结果。振文你到底在哪?不知不觉,走到他们分离的那个小巷,张力勤走进去,里面很黑,记得小时候振文最怕黑了,可恶,当时应该跟他一起的,张力勤懊恼的敲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  小巷不长,很快走到了头,尽头的墙角下有一位拾荒者,不显眼,很容易被忽略,张力勤走过去询问,终于有了点线索,那人说看到一个很像振文的人被两人拖上一辆黑色面包车,并为张力勤指了指方向。

      张力勤打电话给妈妈,让她报警,并把他知道的线索提供给了警方,警察很快锁定了一辆黑色面包车,它停在了一个居民楼的前面。警察要上楼突围时,张力勤执意要跟着,可是警察没有同意,所以当他进入到那个房间时,就看到自己的弟弟满头是血的倒在地上。
 
     王振文被救了。其实,怎么救的他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,只记得一大堆警察冲进来,可是绑架犯没有乖乖就范,争执之中,他的身体被推了一下,额头重重的撞到桌角,眼前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  等再次醒来时,已经在医院了,原来他还活着,想动动手指,发现被压住了,是他哥哥,张力勤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我去叫大夫。”他一动,张力勤也醒了。大夫很快来了,一番检查下来说已经没有问题了,静养就好,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。

    “对不起,振文。”病房里就剩他们两人,空气中都是尴尬,至少振文是这种感觉,张力勤的声音在房间中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哥,对不起应该是我说,是我太任性,女朋友很漂亮,以后要正式介绍给我认识一下。”吞下满口的苦涩,王振文笑着看向张力勤。

     “振文,你真的误会了,她不是我女朋友,你看这是什么?”张力勤从书包里拿出已经放了一个星期的CD。“本来想你生日时候给你惊喜的,可是你已经昏迷了十天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哦,我的生日已经过了。。。什么?我已经昏迷了这么久了。。。CD?限量版的CD?”振文已经不知道该顾哪头好了,看着恢复活力的弟弟,张力勤笑了,还是那么可爱,这十天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,还好你没事。

 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为了要送我礼物,才和她交往的?”等冷静下来,振文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真是闹了个大乌龙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交往,是我看她有那款你喜欢的CD,就和她交换的啦。”

    “用什么交换的?”

    “快考试了,她让我帮她补习几天功课啦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哥!”

    “不用谢啦,你是我弟唉。”这次是我不对,让你受伤,以后我会永远照顾你,保护你。